關注“新一代”老年人口的新特點

  將適用于“老一代”老年人的養老政策直接套用在“新一代”老年人身上是不適宜的——

  關注“新一代”老年人口的新特點

  長期以來,中國老年人的自身狀況導致人們形成了關于老年人的一些思維定式和刻板印象,即認為中國的老年人通常都是文化水平很低、思想落后保守、身體素質較差、經濟狀況窘迫的,因而他們會給家庭和社會帶來巨大的養老壓力和負擔。然而,老年群體并不是靜止的,隨著年輕人群相繼進入老年,老年人內部始終處于動態“換血”之中,“新一代”老年人與“老一代”老年人在方方面面都存在很大差異,將適用于“老一代”老年人的養老政策直接套用在“新一代”老年人身上是不適宜的。就中國而言,在未來二三十年大規模、快速的老齡化高潮時期,即將相繼步入老年的人口隊列相比于目前已經處于老年階段的人口隊列,有著諸多值得關注的新特點和新變化。

  “新一代”老年人口將越來越多地面臨空巢甚至獨居的老年生活形式

  改革開放以來,伴隨著快速的現代化、工業化和城鎮化進程,人口流動不斷加劇,中國的家庭結構發生深刻變遷,家庭規模小型化、代際結構簡單化、關系松散化以及居住離散化的趨勢日趨明顯。無論在城市還是農村,三四代“同堂而居”的家庭已十分罕見,一代戶和兩代戶則成為當下主流的家庭類型,其中有近四成(37.6%)的家庭內只剩一代人,這一代人還通常都是老年人。現階段,中國空巢老人已經占到老年人口總數的一半,總量突破一億,其中,單獨一人居住的獨居老人占老年人總數的近10%。隨著現代化進程的進一步提高,中國的空巢老人和獨居老人規模將繼續攀升。

  “新一代”老年人口受教育程度越來越高

  新中國成立以來,中國社會發生了迅速而巨大的變化,教育是其中非常重要的方面。不同的人口出生隊列由于成長于社會經濟發展的不同時期,在受教育程度上存在明顯甚至巨大的差異。

  從平均受教育年限來看,其呈現出隨年齡的提高而降低的總體趨勢,也即越晚出生的人口隊列,平均受教育年限越長。第六次人口普查數據(以下簡稱為“六普數據”)顯示,2010年25-34歲人口的平均受教育年限已超過10年,45-54歲人口的平均受教育年限剛剛接近9年,而60-69歲人口的平均受教育年限已減少至6.5年,85歲及以上人口的平均受教育年限更是僅有3.3年。從接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口比重來看,年齡越低的人口隊列中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口比重越高。六普數據顯示,2010年25-34歲人口中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口比重接近18%,45-54歲人口中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口比重為6%,而60歲及以上各年齡人口中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口比重都不超過4.3%。從文盲人口比重來看,其呈現出隨年齡降低而快速下降的趨勢。六普數據顯示,2010年80歲及以上人口的文盲比重高達44%,60-69歲人口的文盲比重已快速下降至12%,45-54歲人口中只有不到2%的人為文盲,而25-34歲人口中更是僅剩0.7%的人為文盲。

  由于越晚出生的人口隊列,受教育程度越高,因而相比于2010年時已經步入老年的人口隊列,在未來二三十年的老齡化高潮期內,相繼步入老年的人口隊列的文化素質和知識水平將會有非常明顯的提升。

  “新一代”老年人口對互聯網的接受和使用程度不斷提升

  截至2018年12月,中國網民規模已達到8.29億人,而互聯網普及率已達到59.6%。與受教育程度類似,互聯網的使用比例也呈現出隨年齡提高而下降的趨勢,即越晚出生的人口隊列,互聯網普及率越高。

  能否使用互聯網是衡量老年人接受新事物,以及運用現代信息技術手段能力的重要指標。對老年人而言,是否具備互聯網使用能力,在很大程度上影響著老年人的養老方式和生活質量。互聯網是構建智慧養老模式所需依托的重要技術平臺,也是幫助老年人實現自我養老能力提升的重要科技手段。老年人互聯網使用能力的增強將會使他們比現階段的老年人生活得更便利、更豐富多彩。

  例如,隨著電子商務和物流業的發展,具備互聯網使用能力的老年人足不出戶便能輕松實現各類生活用品的購買,這使行動不便的老年人也能在很大程度上實現購物自理。互聯網的大規模使用還將極大地改變老年人的通訊方式、信息獲取方式和娛樂方式,使老年人的精神文娛生活更為豐富。

  “新一代”老年人口多為“有房族”,擁有較大的財富積累和消費實力

  從家庭財富總量來看,現階段60-64歲的人口家庭財富擁有量最高,其次是55-59歲的人口。基本上25-64歲的人口在財富擁有量上,都遠高于目前80歲及以上的高齡老年人口。現階段對很多中國家庭來說,房產已成為其家庭財富的主要組成部分,在全國家庭財富總量中,房產所占比例超過70%,在城市中,房產在家庭財富中的占比更是高達近80%,房產已然成為家庭財富中的絕對“大頭”。因而,在衡量家庭的財富水平和經濟狀況時,不能僅僅考慮收入因素,而應將是否擁有房產以及所擁有房產的貨幣價值也充分考慮在內。

  從代際生命歷程來看,這批“有房族”是十分幸運的。他們大多出生在改革開放前,成長在市場化改革背景中,他們或是通過單位福利分配或是以比較低的價格自行購買,而擁有了至少一套房產。隨著房產的價值翻了幾倍甚至幾十倍,這使他們輕松實現了豐厚的財富積累,具備突出的經濟優勢,而且在住房私有化且可流通的背景下,他們的房產能夠轉換成貨幣或其他類型的財富以滿足各種各樣的生活需求。當他們陸續步入老年后,將成為最“不差錢”的一代老年人,只要具備足夠有效且便捷的置換途徑,他們所擁有的房產便能轉變成幫助他們換取養老服務的有力的資金支持,這將使他們具有較強的養老產品及服務消費欲望和消費實力。

  “新一代”老年人口面臨更加“老年友好”的生活環境,自理預期壽命將不斷延長

  目前,中國八成左右的住房能提供自來水和配有獨立廚房;六成多的住房能夠使用煤氣/天然氣和配有洗浴設施;一半多的住房配有沖水式廁所和暖氣/空調設備;四成多的住房擁有網絡。無論住房設施的升級還是其他生活環境的改善,都能使人們生活起來更為便捷省力,這無疑是“老年友好”的。老年群體面臨著生理機能的日漸衰退和身體素質的不斷下滑,這會導致老年人生活自理能力的持續弱化。而生活環境極大改善的重要意義就在于,自理對于生理機能和身體素質的要求不斷下降,也即能夠幫助老年人在一種更差的身體健康狀況下,更為輕松地實現更高程度的自理。

  舉例來說,在過去較差的居住條件下,洗澡對于手腿無力的老年人而言是一件特別麻煩的事情,但現代淋浴設備的普及則大大減少了洗澡的準備環節,使整個洗浴過程變得簡單易行。可以預見,今后隨著人們日常生活環境的進一步改善,老年人有望在更長的生命歷程中實現部分甚至完全的自理,自理預期壽命將持續延長。

  在未來二三十年老齡化高潮時期,步入老年的“新一代”老年人所展現出的諸多新特征,對未來養老政策的設計頗具啟發意義。結合“新一代”老年人的新特征,未來養老政策設計可以開拓兩條新思路。其一,未來的養老政策設計要在現有養老政策專注于養老物質保障及資金支持體系建設的基礎上,更多地著眼于引導社會養老服務體系的構建,真正實現在“物質搞上去”的同時,確保“服務跟上來”。其二,養老政策設計要盡可能緊密地與“新一代”老年人的自身優勢相結合,將老年人自身優勢有效轉化為養老資源和養老力量,進而減輕家庭和社會的養老負擔。

  (作者為中國人民大學人口學系教授、人口與發展研究中心主任)

責任編輯:韓慧

特論

進入欄目
欄目推薦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 法律聲明 | 網站地圖 | 跟帖評論自律管理承諾書
海南南海網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1999-2020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盤路30號新聞大廈9樓 電話:(86)0898-66810806  傳真:0898-66810545  24小時舉報電話966123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4612006002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2108281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瓊字001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瓊B2-2008008 廣告經營許可證:460000100120 瓊公網監備號:46010602000273號
本網法律顧問:海南東方國信律師事務所 李君律師
南海網備案號 瓊ICP備09005000號
皇冠体育中心足球场 2014年上证指数走势图 炒股软件代理 炒股软件免费下载 财通股票融资利息一般多少 股票配资网站 股票融资后会怎么样 万科a股票分析报告 股票推荐 牛市快讯每天推送 2010年7月上证指数 股票分析论文3000字